来自 股票双线战法要点 2017-12-21 09:14 的文章

回不去的石器时代:3余光中及其诗作3

   我们原该

搭他的老爷车回屏东去的

辋川污染的座谈会

要不是王维一早去参加

天天这样严重地执行?

出版法那像交通规则

再还我好了:也真是不公平

都打赢之后,我先垫

等《行路难》和《蜀道难》的官司

--六千块吗?算了,是可疑的“无业”

贺知章又不在,快,就靠在路边吧

高力士和议员们全得罪光了

早因为酒债给店里扣留了

何况你的驾照上星期

别再提什么谪不谪仙

身份证上,千万不能让

批评家和警察同样不留情

诗人的形象已经够坏了

血管里一大半流着酒精

交警抓到你醉酒驾驶

跟我换一个位子,你听,还不如

追上来了,其实石器时代不可思议的花。还不如

--咦,我的谪仙,我求求你

去看张史匹堡的片子

别再做游仙诗了,是九十公里

你怎么开到一百四了?

速限哪,慢一点,好险哪

跑高速公路也不是行空

这跑天下呀究竟不是天马

不下于安史之乱的伤亡

这几年交通意外的统计

慢一点吧,好险哪

超这种货柜车可不是儿戏

--啊呀要小心,石器时代不遇怪的药水。就近向你的酒瓶

去寻找邋遢侠和糊涂仙吗?

是昆仑太远了,昨天报上不是说

你一直说要求仙,别听汪伦

刚杀了一位武侠名家

已升级为第七号杀手了么?

肝硬化,尽叫胡姬

你该听医生的劝告,要怪那汪伦

一遍又一遍向杯里乱斟

摆什么阔呢,蠢蠢的青苔

太烈了,一夜的雨声?

进口的威士忌不比鲁酒

刚才在店里你应该少喝几杯的

【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

踏拉踢力

踢力踏拉

走回童话的小天地

魔幻的节奏带领我

给我一双小木屐

蹬了跺跺

跺了蹬蹬

成群的木拖满地拖

童年的夏天真热闹

给我一双小木拖

踏拉踢力

踢力踏拉

去追赶别的小把戏

童年的夏天在叫我

给我一双小木屐

踏拉踢力

踢力踏拉

像用笨笨的小乐器

让我把童年敲敲醒

给我一双小木屐

--木屐怀古组曲之二】

【踢踢踏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问你啊,有多少区号?

从檐漏落到了江海

从霏霏落到了湃湃

从传说落到了现在

怎么还没有停啊:

灯下的人抬起头来说

楼上的灯问灯下的人

四周的雾问楼上的灯

说些什么呢,是什么字头?

乱叫的蛙问四周的雾

湿了的鞋问乱叫的蛙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小时的伞问湿了的鞋

上游的桥问小时的伞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远方的路问上游的桥

巷口的车问远方的路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窗外的树问巷口的车

楼上的灯问窗外的树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雨声说些什么】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是乡土的芬芳

母亲的芬芳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是乡愁的等待

家信的等待

信一样的雪花白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是乡愁的烧痛

沸血的烧痛

血一样的海棠红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是乡愁的滋味

醉酒的滋味

酒一样的长江水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乡愁四韵】

对你永久的感恩”

唯一不变的只有

变得已不能指认

“这世界从你走后

又能够说些什么

就算真的接通了

算是电线呢还是若断若连的脐带

留给我手里一截

卡挞把线路切断

那不耐的接线生

地府,闭地

天国,动地

我该怎么回答呢?

接哪一个国家?”

究竟你要

“这里是长途台

不能接我的电话

何况她已经睡了

不知是什么号码

但是她住的地方

催眠的磁性母音

一次也好

只为了再听一次

给久别的母亲

很想拨一个电话

总握着电话筒

每年到母难日

【之三<</span>天国地府>】

而幸福终于你闭目

哭世界始于你一笑

我总是对你大哭

不论初见或永别

矛盾的世界啊

关天,你不晓得

而你答我以无言

我送你以大哭

最后我们分手

悲哀的世界啊

惊天,石器时代不遇怪的药水。我不知道

而我答你以大哭

你迎我以微笑

当初我们见面

快乐的世界啊

【之二<</span>矛盾世界>】

我都记的

你都晓的

回荡了整整三十年

一遍一遍又一遍

有着无穷无尽的笑声

但这两次哭声的中间呀

我说了也没用

第二次,袋里的石头

是听你说的

第一次,到下个七夕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之一<</span>今生今世>】

【母难日(三则)】

什么时候你才肯放手?

问你啊,也是美丽的交通失事了

还挣不脱石头的符咒

为什么几千年后

活着要一块石头来认人

死后要一块石头来认鬼

窗内的女人才肯罢手

一定要等到顽石点头

当面亲手的签字还不够

每天出门要带在袋里

一件笨拙的四方暗器

仿佛还是在石器时代

就觉得好奇怪啊

那宿命的顽石

证明我就是我

刻下我的名字

----用神秘的篆体

拿不出那块宿命的石头

对着一只摊开的纤手

每当我呆呆地立在窗口

【石器时代】

以及你的惊呼我的回顾和片刻的愀然无语

梦见一闪光的伸延与消灭

梦见另一个夏夜一颗星的葬礼

梦见唐宫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着梦

浅蓝色的夜溢进窗来夏斟得太满

【星之葬】

从上个七夕,在神话里

我在此岸弄我的笛

你在彼岸织你的锦

就覆舟,划去洞庭

看你发,谁是范蠡

划去潺潺的天河

听唐朝的猿啼

那就划去太湖,飞去蜻蜓

谁是西施,夏正年轻

这双浆该忆起

这小舟该多轻

飞来你。如果你栖在我船尾

飞来蜻蜓,吊桥还未醒

大二女生的笑声在水上飞

暑假刚开始,

回不去的石器时代:3余光中及其诗作3
回不去的石器时代3余光中及其诗作3
没带来的,也无须招鹤

八点半,看着余光中。我的罗曼史

我的忧伤就灭顶

如果蚱蜢舟再蚱蜢些

就可以照我忧伤的侧影

如果碧潭再玻璃些

在河的下游

我的,也无须招鹤

几则罗曼史躲在阳伞下

十六柄桂浆敲碎青琉璃

【碧潭】

1986年

十八寸长的一线姻缘

全凭这贯穿日月

依依地靠在你心口

串成有始有终的这一条项链

牵挂在心头的念珠

分手的日子,

阴天的雨珠

每一粒,

晴天的露珠

每一粒,

跟你同享的每一个日子

就象有幸

温润而圆满,

每一杠都含着银灰的晶莹

好贵的时光呵

一年还不到一寸

三十年的岁月成串了

就这么,

合不合意?

十八寸的这一条,

带笑地托来我面前,

用一只蓝磁的盘子

却被那珠宝店的女孩子

以为再也拾不拢来的了

半辈子多珍贵的日子

滚散在回忆的每一个角落

【珍珠项链】

1980

接你回传说里去

诡缘的闪光愈转愈快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向东哭

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长安却早已陷落

而无论出门向西哭,或许那才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樽中月影,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仍炉火示纯青,五友,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匡山给雾锁了,3余光中及其诗作3。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七仙,究竟你遁向何处?

一回头四窗下竟已白头

狼啼不住,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你说过,青莲乡或碎叶城

失踪,青莲乡或碎叶城

凡你醉处,从洛阳到咸阳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陇西或山东,七分酿成了月光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再放夜郎母乃太难堪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当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从一元到天宝,股票k线图解析。世人皆欲杀

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酒放豪肠,果然你失了踪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树敌如林,石器时代最强宠物排行。乱发当风

——而今,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会突然水遁,便更加佯狂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把自己藏起来,人却不见了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认你做谪仙,成果而甘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你知道股票k线战法在线阅读。咏生命曾经是瓜而苦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飞扬跋扈为谁雄】

——痛饮狂歌空度日

【寻李白

1974

被永恒引渡,那巧腕

一首歌,唉,你的前身,产在人间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

千眄万睐巧将你引渡

为你换胎的那手,产在人间

久朽了,你知道石器时代不遇怪的药水。一只仙果

不产生在仙山,一个自足的宇宙

饱满而不虞腐烂,马蹄踩过

熟着,她的胸脯

在时光以外奇异的光中

犹带着后土依依的祝福

只留下隔玻璃这奇迹难信

一丝伤痕也不曾留下

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

皮鞋踩过,仍翘着当日的新鲜

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

不幸呢还是大幸这婴孩

苦心的慈悲苦苦哺出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你便向那片肥沃匍匐

硕大似记忆母亲,不断向外膨胀

一任摊开那无穷无尽

小时候不知道将它叠起

茫茫九州只缩成一张舆图

直到瓜尖,叶掌抚抱

充实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那触角,不再是色苦

完满的圆腻啊酣然而饱

古中国喂了又喂的乳浆

哪一年的丰收想一口要吸尽

看茎须缭绕,1272战法股票参数设置。缓缓的柔光里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

一只苦瓜,还有我的红海在呼啸

一只瓜从从容容在成熟

似悠悠醒自歉年的大寐

似醒似睡,有韵地,你走来

——故宫博物院所藏】

【白玉苦瓜

1971

笑也听见

哭也听见

从A型到O型

还有你的血他的血在合唱

有一天我的血也结冰

梦也听见

醒也听见

从早潮到晚潮

还有我,你走来

如果长江冻成了冰河

龙也听见

鱼也听见

从高原到平原

还有长江最最母性的鼻音

如果黄河冻成了冰河

沙也听见

风也听见

从青海到黄海

只有黄河的肺活量能歌唱

传说北方有一首民歌

【民歌】

1962

从姜白石的词里,翩翩,在木兰舟中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步雨后的红莲,在木兰舟中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忽然你走来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摇一柄桂浆,这只手应该采莲,小情人

这只手应该

诺,我会说,诗作。此刻

在我的鼻孔,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在刹那,等你,在时间之外

在时间之内,刹那,刹那,隔着这样的细雨

等你,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竟感觉

尤其隔着黄昏,在雨中

每朵莲都像你

你来不来都一样,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石器时代精灵王传说。在雨中,在雨中】

蝉声沉落,在雨中】

等你,想——想

【等你,钟声里

1962年

多燕子的江南

想回也回不去的)

(站在基隆港,多风筝的

江南啊,多亭的

江南,在江南,在海峡那边

多寺的江南,在海峡那边

喊,虚拟机开不了石器时代。在海峡这边

喊我,母亲在喊我,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

喊我,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

清明节,见面在江南

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的母亲

复活节,陪我去采菱

何处有我的母亲

(借问酒家何处)

在江南的杏花村

在杏花春雨的江南

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

陪我去采莲,在江南

即使见面,那许多的表妹

(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

任伊老了,走在柳堤

就那么任伊老了

走过柳堤,对于股票战法网。想起

(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那么多的表妹,想起

太湖滨一渔港,遂想起遍地垂柳

的江南,多湖的江南

春天,多菱的湖

乾隆皇帝的江南

(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

失踪在酒旗招展的

失踪了范蠡

逃了西施

(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

多螃蟹的湖,捉蜻蜒于其中

遂想起多莲的湖,我不知道股票1272战法。唐诗里的江南,遂想起

苏小小的江南

小杜的江南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采桑叶于其中,遂想起

江南,遂想起】

春天,钢的灵魂。

【春天,庞大的沉默。

1960年

唤我回去回后半生

数百级下女儿的哭声

而狮不吼而钟不鸣而佛不语

在摇篮之前棺盖之后

诺佛就坐在那婆罗树下

佛在唐佛在敦煌

释迦恒躲在碑的反面

释迦在此释迦不在此

母亲在此母亲不在此

联系的一切曾经

启古灰匣可窥我的脐带

塔顶是印度的云塔顶是母亲

自盘得的圆颅

听一些年代滑落苍苔

比丘尼如果青钟铜扣起

想花已不黏身光已畅行

竟无水仙之倒影

大哉此镜看我立其湄

【圆通寺】

1958

醒着,但是我

矗立着,告我以海在彼端

必须渡河!

我微微地颤抖,我微微地颤抖

迎面扑来,我必须渡河

但西螺平原的壮阔的风

走廊,我知道

面临通向另一个世界的

一千条欢迎的臂,听听石器时代宠物技能。我的灵魂也醒了,铁臂的手紧紧握着

但命运自神秘的一点伸过来

此岸的我

彼岸的我不能复原为

未渡的我,我知道

既渡的我将异于

于是,铁臂的手紧紧握着

严肃的静。

而铁钉的齿紧紧咬着,美的网,钢的灵魂醒着

猛撼着,猛撼着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经

力的图案,钢的灵魂醒着

西螺平原的海风猛撼着这座

严肃的静铿锵着

矗然,蛛网与蛛网……

【西螺大桥】

1958年

而时间的长廊上充满了回音。

钟乳石与钟乳石,向一尊

擎起火把我们发现那被遗忘的

以最初的怀念凿成。

而灵魂的花岗岩穴里有原始的雕刻

残废了的美神的雕像。

我们不得不轻轻地窃语,回不去的石器时代。我们

而时间的长廊上充满了回音

发现自己在古典的林荫大道上散步。

醒自疯狂的假面舞会,逝了,邓肯,天鹅湖已枯干

逝了,天鹅湖已枯干

逝了,用心跳的次数

也不再叮叮点过我的梦境。

而小情人的红菱艳的鞋尖

也许白鸟已射落,但火的灵魂已死。回不去的石器时代。

计算下次约会的距离;

也许我们已不再流行,一切依然如旧

也许我们已不再年轻

光辉依然存在,与完整,那不可仰攀的

今年的五月,那不可仰攀的

成熟,仍是

那不可企及的浑圆,股票k线战法在线阅读。竟成串了——

仍是那怯紫色的酸涩,嗨呦

被摘于异乡人微颤的手指

往事,嗨呦

又是葡萄架顶悬着累累的夏

【钟乳石】

1949年

初升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

嗨呦,嗨呦

初升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

我抬起头来看一看东方

歌声响遍了岸的两旁。

我在扬子江的岸边歌唱

晚饭到巴县再讲!

嗨呦,嗨呦

晚饭到巴县再讲!

早饭在叙府吃过

我的家就是宽广:

一辈子在水上流浪

拿船儿驮起就走!

嗨呦,嗨呦

拿船儿驮起就走!

疯狂的浪头是一群野兽

水面的和风是母亲的手。

微笑的水面象一床摇篮

把船儿背上青天!

嗨呦,连评论家也不例外。石器时代起源进不去。天经地义,作家就是文字的艺术家,对待文字正如画家之于色彩,音乐家之于节拍,要有热爱,更需功力。我必须强调,评论家也是一种作家,所以也是一种艺术家,而非科学家。对于艺术,他没有豁免权。他既有评判别人文字艺术的权利,也应该有维护本身文字艺术的义务。

把船儿背上青天!

上水来拉一根铁链

把风儿装得满满;

顺风时扯一张白帆

初生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

嗨呦,你看股票战法大全。又要熬费多少心血!这首先就要有自己的生命体验,要花费许多年的时光,却超出了万里长城。一首好诗的积累,可是这短短距离,只有尺把长,也就是从心到手,从思想立意到写成书面文字——诗,那就是写诗要有自己的生命体验!写诗时,无源之水了。第三条当然更重要,创作就是无根之草,一个是几千年的古典文学传统;另一个就是几十年的新文学传统。如果是把这两个传统都斩断了,其实in石器时代注册不了。还怎么能去写诗呢!第二条是继承好两个传统,基本的语法修辞都出错,连自己的母语都掌握不好,试想,学习3余光中及其诗作3。对你们来说就是学好汉语,也不愿意丧失莎士比亚。可见文化的重要性。

初升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

我抬起头来看一看东方

歌声响遍了岸的两旁。

我在扬子江的岸边歌唱

——用四川音朗诵】

【扬子江船夫曲

一个大诗人,从摹仿到成熟,从成熟到蜕变到风格几经推陈出新,像杜甫,像莎士比亚和叶慈那样,必须不断超越,超越古人,超越时人,超越自己。

三千篇雷同的作品,在份量上还不及三篇风格各殊的佳构。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中国文艺的现代化运动应该是中国文艺复兴的前奏,它是民族文艺本身纵的发展,不是国际化了的横的输入,它要西洋文艺服役于中国文艺,不愿论中国文艺为西洋文艺的殖民地。它必须是中国的,然后才是世界的;必须先是现代中国的,然后才是现代世界的。

新诗是反传统的,但不准备,而事实上也未与传统脱节;新诗应该大量吸收西洋的影响,但其结果仍是中国人写的新诗。

不错,我们反叛传统,可是反叛只是最高度的学习,我们对于传统仍保留相当的敬意。石器时代。

现代诗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追求纯粹性,而是拓宽接触面,扩大生存的空间。现代诗如果不甘做文学中的孤城,而坐视疆土日减,就应该和小说、戏剧竞争一下。现在已经到了走出象牙塔,去拥抱“你”和“他”的时候了。其实及其。

内在的虚无与外在的晦涩,使中国的诗面临空前的危机,……反理性、反价值、反美感,以至于反社会、反文化,而自命创造“新的颤栗”和“孤立而纯粹的世界”,事实上(我并未说全部)现代诗作者只是在自虐,兼而虐待读者。

我说“每一位作家”,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有趣故事。英国人曾经有一种说法:我们宁愿丧失印度(当时印度还是英国殖民地),文化却可以持久,回不去。 首先要学好母语,也不愿意丧失莎士比亚。可见文化的重要性。

诗是一切文学之中,最具主观性的一个部门……诗简直可以称为“第一人称”艺术。你看不防守战法。

政治是可以变迁的,3余光中及其诗作3余光中自白:


看着石器时代精灵王传说